四十三章雕刻之圣

|

  上章说到,子彤展现出的“传奇刀法”,“轻而易举”的打败了“雕刻五龙”。“谢氏家族”,慕名而来竟然让他们知道了,子彤是他们表哥的儿子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?

  子彤对诸葛凌云说:你先回去吧,有事我在找你。

  诸葛凌云答道:好的“谢大人”。于是,子彤开着车“风尘仆仆”的走了!

  子彤回到家里,看见房里有“亮灯”,于是他意识到进贼了!

  于是悄悄的进入了房间,看见一个女子。子彤心里想,女的也有当“小偷的”?

  于是,子彤进入房间,一把把她“制服”。

  快说,你是谁?

  当他转过身来,子彤一看。竟然是“陈瑶”,他在这给自己打扫房子。

  陈瑶嗔怒了一下说:不理你了,“好心当成驴肝肺”。

  子彤忙道:“好瑶瑶”,我不是故意的,你也知道我最近得罪了不少人。所以…。

  我知道啦,我怎么会“怪你”呢?你对我很好。“我爱你”!陈瑶小声的说。

  子彤一下把陈瑶抱住。因为陈瑶没“心理准备”,所以,“反射性”的叫了一下。这时子彤和她“吻在一起”。

  陈瑶的脸,慢慢的开始变得“绯红”,呼吸也开始变得“急促”。

  过了一会。陈瑶“推开”子彤道:“好啦”,在吻就出“人命”了。

  子彤“哈哈”的笑了两声然后说:来找我有什么事啊?不是单纯的来给我打扫“房子吧”?

  陈瑶的来意被“揭穿了,然后献媚的对子彤道:家里人派我来代我大哥的师傅送“战书”!

  你大哥的师傅?

  是啊!今天的“中州市雕刻大赛”,很多人都在“关注”。因为这次“雕刻五龙”会来做“评委”。谁料想他会跟你比赛,还“输了”!

  他这才想起来,要不是因为“比赛临时”安排的,他也不知道他会跟“雕刻五龙”比赛。

  你大哥的“师傅”是?

  陈瑶抬起头说:就是华夏顶顶人生有名的“雕刻之圣”袁云。

  “ 雕刻之圣?”

  对,他是国家有名的“雕刻大师” 第一有很多,很多“大家族”的子孙都会跟他学。所以是很有权威的。今天她让我来,我很“荣幸”。

  陈瑶这时说:我给你讲个故事。

  凌玄魔宫,位于神羽山脉,三大宫之血腥之地,周围一片废墟,这里只有血腥,只有战斗,谁站到之后谁就是强者。

  清晨时分,天空破晓。

  在一个大训练场上站着成千上万的人,踏步在这浩瀚的大地上,和木头做的敌人在战斗着。

  “一日之计在于寅,给我使劲点,先将你们的身体给我练强壮了,只有强壮了,才能受得住力量的侵蚀,才能杀灭敌人,不然的话,这个月月尾你们只能像那边的尸体一般!”

  在人群中间有一个穿着布衣的强壮男人说这话,声音是无比的粗壮,也许是他的力量,不过他手指指着的地方足以吓坏人,堆积成山的尸体,底下的已经开始腐烂,那就是血池。

  这男人慢慢的往后排走去,在一个消瘦少年面前停了下来,少年惊恐了一下,似乎害怕着什么的发生一般,那男人对少年摇头叹了口气。

  “袁云,一年了啊,整整一年了,我们魔门弟子最多一年必须参加月试了,别人平时三个月就去了,你整整拖了一年啊,不过你的实力,为什么会和我们魔门弟子差这么远啊,你太弱了,你有两个选择,战到死,或者是到时救你,但是你得沦落为最低级的弟子,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  袁云抬起头看了眼那男人,困在不知道怎么选择的处境中,最低级弟子意味着什么他当然知道,他完全可以算是一个老弟子了啊,在这里一年了,对于眼前这些新弟子来说就是个师兄啊。

  可惜几天之后他很可能要被这些师弟打的很惨了啊,因为他天生身体就比较差,完全不是习武的料,甚至是一拳都挨不住啊,还能怎么样啊,只能看着别人拿取门派给予的丹药,自己为别人扫地,做奴隶去呗。

  “我......选择第二个......”袁云故意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,其实说出来难免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袁云周围全部都是他的师弟妹的。

  “你确定?”那强壮的男人再确认的问了一遍袁云,其实他早就知道袁云会选择这个答案了,因为袁云的身体实在是不行,还整天咳嗽的,感觉是没几年命的样子。

  凌玄魔宫附近都是荒芜之地,到底都是穷人和走火入魔的人,步步都是危险,在魔宫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几乎是那些被抛弃的孩子,一当成长到18岁就要进行潜能的试炼,作为他们的成年礼,也可能就这么一辈子了。

  “嗯,我确定......”袁云死死的压低着声音,害怕着周围的人,可惜这完全没有用,还是一样被人听到。

  “好吧,这是你的选择,到时候我会救你的,孩子,但愿你以后的人生路上好走吧。”男人说完摇头走了去。

  不过那男人刚走,附近就有人在议论着:“看,就是他,听说他死不肯考试,一定要拖着,看他那样子,弱不禁风的,肯定不能打,真为他的父母感到可怜,过几天就只能做挨打的份,要是我对手是他就好了,一定能打得他落花流水,哈哈哈......”

  附近传来了一阵阵的讥笑,袁云握紧了拳头,却不敢上去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,只能自己死死的咬着牙,用指甲狠狠的插自己的肉,恨自己没能为自己争一口气,更恨自己的父母被侮辱了。

  “怎么了,不服气啊,还想打我们啊,捏紧了拳头想干什么啊,师兄,你不行,看我晋级之后来跟你玩玩啊,扫地的杂役师兄,哈哈哈......”一个胖子一边扇着袁云的脸,一边讽刺的说着。

  “张浩,你们都在干什么,回去,谁批准你们乱走位置的,围着训练场跑100圈。”刚才那男人走了回来,恶狠狠的说道,然后对着那个胖子和他周围的一群人一人就是一巴掌。

  那胖子和那群讽刺袁云的人瞪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去,袁云是余惊未定啊,毕竟他也看得出和他们的实力悬殊,随时可能被打死。

  “好了,都继续训练,准备过几天的月试。”

  男人说完对着袁云投了个怜悯的眼神,因为像袁云这种体质的人在这神羽山脉是很难找到的,因为这里几乎都被血腥笼罩着,似乎每一个出生这里的人都有怪物般的身体,而袁云就是个例外,弱不禁风一般,男人只能为他祈祷几天后的月试袁云能抗到他能上去救人的时间。

  ......

  几天后,血池旁的考试场。

  这里一片毛骨悚然的气息,经一轮天武等级的弟子表演他们的武技之后,终于是轮到了抽签选人进行比试的时候了,所有人似乎都屏蔽了自己的呼吸,希望着自己抽到的是一个弱的,那么自己才不会丧命于此。

  凌玄魔宫的弟子分为两种,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,外门弟子等于杂役,所有在月试的时候没死的弟子都会变成最底层的杂役,做着最底层的杂活儿,和苦力一样,其他人可以任意驱使,如同奴隶。

  而内门的弟子,不仅不用干粗活儿,门派还会给予更多的资源,包括功法,丹药,从月试开始,就几乎已经决定了那一个人的一生了。

  内门弟子也是有等级之分的,从低到高为:黄武1—10,天武1—10,神武1—10。

  袁云慢慢的走了去看抽签表的名单,一看,天昏地暗啊,头都晕了,因为那名单上写着是:袁云......张浩......

  张浩看着袁云讽刺的笑了起来,袁云本来也想憋出一个强笑的,可惜他想到几天前那件事情怎么也笑不出来,他看到的似乎是自己的死讯。

  “好了,各位,都看到自己的对手和站场号了吧,都快过去吧,还有5分钟考试就开始了,都速度点了。”那强壮的男人像风一般出现在考试场在最高处,对着下面所有的人说道,而他的眼里切一直都盯着袁云,因为他是这一届唯一一个选择不战死的弟子,也是他就任以来唯一一个。

  袁云慢吞吞的走上了站场上,这地方几乎是考试场的中间了,张浩正讽刺的看着袁云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,而袁云根本不敢正视他,因为他在害怕,似乎死不可怕,等死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这5分钟似乎是袁云18年来最漫长的时刻,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,考试开始了。

  袁云刚反应过来,对着脸上的就是一拳,肚子又是一拳,然后天灵盖被张浩一手肘撞下去,一套的连击,加上张浩身体肥大,压下来的重力也加重了几分,袁云立刻跪在了地上,感到天昏地暗,只看见了迷迷糊糊的人影,似乎只要再受一击生命就该结束了。

  张浩咧嘴一笑,提起他那肥大的脚,准备一脚劈到袁云的头上,结束他的生命。

  就在这时候,那男人终于是赶上了,直接用肩膀挡下这一击,似乎对于他来说,这一击只是挠痒痒。

  “袁云选择了不战到最后,我们不能让他死,点到为止。”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张浩对着袁云讥笑着摇了摇头:“废物就是废物,只能做最底层的东西,就算什么时候我都能像打废物一样揍死你,垃圾,给我们做奴隶去吧,废物,哈哈哈......”

  袁云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想要捏紧自己的拳头,可是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了,刚才张浩那几招的连击已经完全将他全身打到软了,根本提不上力气来了。

  不过当张浩对着袁云说的那最后几句话,他发誓,一定要变强,只有自己变得强大了,才能将所有侮辱过他的人全部都踩在脚下!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